李雨门的笔记

时间走得再匆忙,也要停下来思考,记录和分享

剥开白菜叶,你还是那个一边抽烟一边性幻想的小男孩

      从前有个犹太小男孩,在爸爸的严厉逼迫下学习钢琴却喜欢偷偷画裸女,是个爱调戏金发碧眼丰乳肥臀的大姐姐的小流氓,他还幻想自己有一张不断膨胀又膨胀的大脸。

      后来的后来,他从小流氓成长为大流氓,风流潇洒,处处留情,伤了无数熟女的心。为了专心投入音乐,他烧了自己所有的画,戳破自己的大脸,成了他小时候某个夜黑风高晚上曾对姐姐讲的那个忧郁的菲利普斯教授。他给妹子们写黄歌唱,捧谁谁红,直到他遇见已婚的BB,金发碧眼烈焰红唇,丰腴诱人的身体,猫一样摇曳的步姿,扭啊扭啊就扭到了他的心里,这大概就是他小男孩时期的性幻想对象吧(男人大多有初恋情怀,就像《洛丽塔》里的亨伯特,因为洛丽塔稚嫩的肢体酷似自己初恋,他就想尽办法将其据为己有,同理还有光源式,同样使用手段强行圈养了年幼的紫姬,只因她是自己年少时一见倾心藤壶的侄女,长得像极藤壶)。他给BB写了那首有名的《我爱你,我不爱你》,全歌溢满了呻吟与爱意,但是因为BB老公的压力,歌曲没能发布,BB也离他而去,后来这首歌发了洁版,今天听来还是会让耳朵怀孕的一首歌。

      他失恋了,虽然他流连过很多姑娘的床榻,离开的时候都如风一般自由,然而BB的离开真的伤了他的心,他低迷了好一阵子,直到遇见了英国女孩简,简跟BB完全相反,身体单薄,红头发披肩,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然后他们就火速恋爱结婚了,他一心一意陪伴她,他出了张专辑,封面就是抱着娃娃红色短发的她,他拍了部电影,女主角还是红色短发的她。她给他生了个女儿,女儿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后来他给女儿写了首歌,叫《柠檬乱伦》,父女纯纯的合唱,歌词(我們永遠不能一起做的愛  是最美好最激烈的最純潔又最醉人的 )却大跌眼镜突破底线。

       之后,父亲去世,对他影响很大,他如行尸走肉一样抽烟酗酒流浪街头,日复一日的自暴自弃,最终简忍无可忍,离开了他,他们在一起竟然已有12年那么长。

       有一天,他走到一尊雕塑前,人的身体头却是颗白菜,他呆呆看,呆呆说我也是蔬菜人,后来他的头就真的成了白菜,一层一层剥下白菜叶,露出的还是当初那个一边抽烟一边性幻想的小男孩的脸庞,只是,已泪流满面。也许他一直都没变,只是经历了太多事情,喝了太多酒,抽了太多烟,心里的那个小男孩已饱经沧桑。


评论